易副官
播放 4606 刘若英 甘乐 15:29
易副官 - 悦读FM
他真正的名字是什么,我不是很确定,但可能也不重要。对我而言,他就是易副官,知不知道他的本名,并不会改变他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他就住在我家前院的那间小房间,一进大门,穿过院子,进来的第一间。什么人来来去去,进出我家,都必须经过他的窗口。易副官很瘦,又黑,三分头,却掩不住灰白交错的发色,小时候我说他像猿人。他常常叼根烟坐在他那小房间的窗口,竖着耳朵等着我公公的指令。
 
人们喜欢说小孩子单纯,但我从来不这样认为,因为我就是一个不单纯的例子。
 
我从小就知道,易,是可以欺负的。既然可以欺负,我就不会放过他。他不会去告状,也不会生气,不会报复,更不会记恨。甚至可以说,我想要什么,他都尽量满足我,以至于我闯了祸,他的任务就是尽量帮我掩饰。
 
他跟着公公多久了,没有人算得清楚。他十三岁就在湖南老家单人所谓的“家仆”。后来我公公去上学,他的职位就变成书童,每天跟着公公去学堂,旁边一站就是一上午,等着公公放学,然后再安全的把公公送回家。黄埔军校开办,公公在“十万青年十万军”的感召下,决定从军。那年,公公只有十四岁,根本不符合从军的最低年纪,但公公还是谎报年龄上了黄埔。于是,易,就也跟着去从军。公公报效国家,易副官报效我公公。
 
离开黄埔后,公公去了俄国念书,易跟不去,就在家乡等他回来。公公留学回国,生了我爸爸,他就成了我爸爸的保姆;我叔叔诞生,他就变成了我叔叔的保姆;后来公公撤退到台湾,家里有了姑姑,当然他就是我姑姑的保姆。一直到孙少爷孙小姐都长大了,易,摇身一变,又成了家里掌厨的。这倒不奇怪,因为只有他能做出一手地道的湖南家乡菜。从小,我便当里的菜都是他给准备的。他的晒腊肉、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奖、糖醋排骨,都是一绝,也都是我自此没有再品尝过的味道。
 
搬来跟祖父母住的时候,我三岁,他六十八岁。从那天起他的任务就是当我的保姆.
 
小时候,可能因为安全的考虑,家里几乎不让我跟附近的小朋友玩。也因为自己家有院子,所以我的游乐场就是在前院里。而我最重要的玩伴,就是这位已经七十好几的易。
 
记得第一次打羽毛球就是他陪着我。他穿着拖鞋,我因为他没能把球打到我面前儿生气的摔球拍,过去踩他的脚,然后骂他说:“你根本就不会打球!”他的桌上永远有一个装满糖果和零钱的透明玻璃罐。我会爬上他那张破旧的藤椅,望着那个罐子,然后他就会打开,给我两颗糖。等我吃完,他就把包糖的纸仔细地折起来,中间打一个结,做成一个个穿蓬裙的小公主,然后逗我说,那就是我。我当时觉得他无聊透了,这个招数用了那么多年也不换一下。
 
我的公主床的后头是一个小小的窗户,每天早上我不需要闹钟,易,会在那个窗口外问我,今天想吃什么早餐啊?咸面包?菠萝的,还是肉松的?还是稀饭,烧饼?通常他还没有念完,隔壁的窗口就会出现一个声音——我婆婆(编者注:指奶奶)的声音:“易副官,不准这么宠她,哪有每天问的!”即便如此,他还是每天都这样问,然后我才起床。
 
爸爸是船长,跑远洋的,两三年才回来一次。我嘴上从来不提爸爸,因为他实在太遥远了。我对他的印象有时不是脑海里的,而是照片上的。但是每每听说他要回来,我就会穿上我最喜欢的衣服坐在院子里,呆呆的往门口望着。易,总会走过来无声地拍拍我的衣服,帮我把褶皱拉平,像是能看穿我的心意。
 
终于,那帅气的船长爸爸回来了,全家围坐在餐桌前,听他说着海外的奇闻轶事,虽然我完全听不懂,灯光还是显得出奇温暖。婆婆告诉他说,易帮我买了辆脚踏车。瞬息间,爸爸突然翻脸,像是忽然想到要行使他做父亲的责任,说不可以。他的说辞是:“第一,危险;第二,不可以宠我——怎么可以小孩要什么就给什么;第三,就算要买也不能是易副官买。”他立刻叫家里佣人把车丢出去。我突然吓坏,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哭了起来;是因为我将失去得来不易的脚踏车,或是爸爸终究破坏了我对他的美好等待,我现在已不复记忆。 
 
就在爸爸大发雷霆没有休止的时候,已的声音突然从屋外出现了。他隔着纱窗大怒说:“你自己小时候就多乖啊,还不是成天跟人打架?你就会骂,孩子你带过几天?”
 
爸爸住口了,因为他知道,易说的都是事实,毕竟易也是他的保姆。没几天,爸爸又离开了,我的脚踏车也被偷了。我想易应该知道我是叛逆的。小时候我除了整他,就是不太爱说话,还常对着窗外发呆,他也从来不问我在想什么,只是搬张凳子也陪着我坐在那里,安静无话。
 
我一直不知道易的身体不好,我只记得他老咳嗽。大家都说他是抽烟抽太多。有天早上他送我去学校后,说去看病,就再也没有回来。我当时以为他只是需要休息几天。然后,婆婆带着我去一个肺结核的医院,她说易住在里面,但不让我进去,说怕传染。那个下午,我等在外头,踢了好久的石头,很想哭。
 
再两个月,一个暑假天,我躺在易副官那张铺着凉席的床上,光着脚丫。糖罐子里的糖都快吃完了,他还没有回来。就在那个下午他走了。
 
他的桌上,除了糖罐,还有一样东西,易常常望着它发呆。那是一张照片,影中人留着长发。我问过他,他说是家乡的媳妇。两个人似乎没有见过几次面就结婚了。然后,他就来了台湾。他说得很平静,然后转过身去把床垫翻过来给我看,藏着一沓沓扎好的十元大钞。他说很快他就会回去,到时再让她过好日子……对当时的我,这种话题没多大意思。多年后,我常在香港机场转机时,看见人们身上背着一包包的东西准备回乡,脸上有着疲惫和期盼,我会很感伤,感伤“易”没能等到这一天。
 
易我家服务了四代人。我不能替他说他是“无怨无悔”,但牺牲奉献的概念是他交给我的。时代耽误了他,甚至可能糟蹋了他,但也许唯有这种阴差阳错,能向我们展示极致的忠诚和美。易出殡的那一天,我们全家戴孝。我公公带着全体老老小小,下跪向他磕头。他是家仆,是书童,是副官,是管家,是保姆,是大厨,是永远的亲人和老师。也许我有幸,哪辈子也能当上他得保姆。
展开全文
  • 最新评论(
正在加载 - 悦读FM 正在加载……

    查看全部 悦读FM频道其他节目

    捐助我们 - 悦读FM
    微信扫码 - 悦读FM
    © 2010-2016 Yuedu.f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4076392号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段 重庆时时彩4星缩水工具 新疆时时彩 历史数据 重庆时时彩倍投输 重庆时时彩5号计算公式 pc蛋蛋qq机器人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今天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视频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大师 百度彩票时时彩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 时时彩投注技巧 包赢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预测神器
    早餐类加盟 雄州早餐加盟电话 便民早点加盟 连锁早餐加盟 移动早餐加盟
    早点加盟网 正宗早点加盟 早餐豆浆加盟 加盟特色早点 早点加盟排行榜
    北方早餐加盟 健康早餐店加盟 中式早点加盟 全国连锁加盟 早点加盟网
    早点小吃加盟网 雄州早餐加盟 北京早餐车加盟 绝味加盟 早餐加盟品牌
    安徽快3遗漏数据大全 黑龙江11选5历史今天 种植什么最赚钱 云南11选5开奖信息 胜负彩玩法
    大象彩票怎么样 彩票走势图大全 福彩3d谜语 南国彩票论坛图规 广东11选5任七10码复式投注表
    贵州快3今日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彩直播 赌博默示录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排列五开奖号码搜索
    浙江11选5杀号软件 甘肃快3预测一定牛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七星瓢虫简笔画 快乐十分走势图天津